当前位置: 首页>>编研成果>>正文
 

 
历史记忆—志丹县老照片
2015-11-23 10:25  

拍摄在胶片上的多彩记忆

高菁梅

古称保安,今为志丹

这是一个古老而传奇的地方,也是具有光荣历史的革命红都。

远古时期,先民们逐水草而栖,选高坡而居,刀耕火种,放牧追猎,遗存了许多仰韶文化遗址和龙山文化遗址。

战国时期,民族纷争,烽火连天,秦昭王在这里修筑了长城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,蒙恬监修了秦直大道,从永宁双河山岭穿越而过,浩荡北去。

汉武帝曾亲率大军,沿这条秦直道北上,征讨朔方;唐太宗李世民指挥十万将士,经这里北上讨伐异族。也就是唐朝年间,朝廷在这里驻守禁军。到了宋朝太平兴国二年,为应对西夏骚扰,筑墙建城,戍守边防,设置保安军。

军事名将狄青曾驻守洛河川德靖寨,威猛破敌,屡建奇功。思想家、文学家范仲淹知延州时,亲临保安边防视察,下令增修防御工事。沈括这位军事家、科学家知延州期间,以调虎离山、声东击西战术,奇袭金汤堡,夺回了失地。

永宁镇杨城村,是小胡族聚集地,胡公两代维护和平,对抗叛乱,受到朝廷的表彰,遗存着三座墓碣。还有宋朝名将刘怀忠、刘绍能俩父子,还有刘延庆、刘光世俩父子,都为大宋建立了赫赫功勋,载入史册。

西夏和宋朝在陕北大地上五战五和,较大规模的战争平均三年一次,激烈交锋了160多年。双方议和时,开放了保安军等多处官方设立的商品贸易榷场,另外,还有顺宁、金汤等等边境上的民间贸易和市。遥想当年,边疆太平,贸易活跃,生活安定,保安是多么的康泰热闹呀,宋元明三代,志丹处于边关要冲,西夏攻伐,金人扩张,蒙古称雄,加之流寇袭扰,土匪绑票,义军起义,当地灾难深重,民不聊生。杏河川上有城台村的杏子城遗址,有侯市村南的园林堡遗址。杏子河的军事要道,战事激烈之时,狼烟四起,快马传令,直达延州。尤其是,明朝成化年间延绥巡抚余子俊,率兵民,筑边墙,固城池,建寨堡,发动民间广凿崖窑,以防内外之患。由此,保安区域内开凿了800多处崖窑,形状各异,大小不一,成为区别于周边县份的一大人文特色。三台山、永宁山、金鼎山,因为丹崖裸露,形姿独特,被乡人称为山中三姊妹,由此建筑了防兵匪之患的寨子,山峰皆有庙窟,成为藏身和生活之处。

在乾隆至同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,陕北祥和安宁,白沙川成为了一个集散四方、贸易兴旺的大商埠。有名有姓的钱庄、当铺、商号、馆舍、客店达二十九家之多。村庄之西长长的台地和山坡的旧址上,遗存了条石和瓦砾。当年,驮队如链,商客云集,贸易兴隆,保持“一天一驮银,三天一起镖”的红盛景况。

然而,同治六年,大规模的回民义军打入保安,白沙川这个大商埠变成一片火海。之后,又有流寇盘踞保安境内搜刮戕害百姓,将所遇崖窑一一攻破,进行杀戮掠夺,山川几无人烟。之后,西捻军在黄河岸边被清军打败,残部从黄河西岸溃逃,进入保安县境内,夺取老崖窑据守一年。官府招摹大批勇士,腰缚皮绳,从崖顶悬吊而下,向崖窑里投掷火弹,最后一支西捻军残部在老崖窑里尽数阵亡。

同治八年,动乱平息,知县俞秉章面对十室九空的辖区,初次核查人口,仅有170余人。一个县治的人口从三年前的4万多人锐减到百余人,足见当时的苦难深重。而县城又无城防可守,就此将衙门搬上了永宁山寨。在屡次战乱中,唯永宁山没有失守,坚如磐石,安然无恙。

在二十纪初始的中国大变革背景下,民国保安县政府再次搬上永宁山,并办起了高等小学堂。刘志丹、曹力如、王子宜、赵耀先等一批少年来到永宁山寨读书,之后考入榆林中学,接受新思想,加入进步组织,走上了革命之路。1928年秋天,刘志丹、曹力如、王子宜在永宁山上成立了中共永宁山党支部,就此拉开了陕甘边革命斗争的帷幕。1929年春天,永宁山党支部围绕陕北特委开展兵运的指示,党团员游说乡里,联名致书县政府,通过公开选举的办法,共产党人夺取了县民团的领导权,并把民团改造成了共产党掌握的武装力量。1930年10月1日,刘志丹带队伍奇袭太白镇陇东民团二十四营,缴获长短枪五十多支,骡马七十余匹。以此组建了南梁游击队,掀开了陕甘边武装斗争的崭新一页。1934年11月,刘志丹和他的战友创建了陕甘边苏维埃政权,继而成立西北工委。陕甘边和陕北两块根据地连为一体。至此,西北根据地成为全国硕果仅存的一块根据地,为长征中的各路红军提供了落脚的家园。

1935年10月19日,中央红军踏入吴起镇,欣喜地欢呼:到家了!到家了!!中共中央在吴起镇布局打赢了“切尾巴”战役,之后南下纠正错误肃反,释放了遭到诬陷入狱的刘志丹、习仲勋等西北根据地领导人,并集中主力击退了南犯之敌。之后为了巩固根据地,中央发出了强渡黄河,出师东征的命令。1936年4月,刘志丹在东征前线的三交镇战斗中牺牲。中共中央为纪念刘志丹,6月份,将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。

1936年7月3日,党中央和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进入志丹县城定都,志丹县成为了中央政府被正式命名的红色首都。在志丹定都的半年多时间里,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领导了全国红军及抗日救国运动;接待了美国记者斯诺的采访;指挥了长征三大主力红军大会师;广泛地开展了统一战线工作;参与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,实现了国共两党停止内战、一致抗日的新局面,使中国命运得到了改写。

十九世纪中期,世界工业文明的进步出现了许多新科技和新发明,照相机的诞生就是其中之一,并在清朝末期由欧洲进入中国。民国时期,大中城市出现了商业性的照相馆,拍照留影成为奢侈的时尚。也正是因为斯诺的到来,在志丹拍下了许多珍贵照片,这些影像超越时空,让我们得以目睹当年的真实情景。

新中国建立后,人们满怀信心,激情勃发,奋力进行社会主义建设,城市和乡村以从未有过热情,呈现出了蓬勃昂扬的景象。这个时期留存下来的照片是极其珍贵的。1950年志丹县第一个农业互助组在金丁山诞生,为后来的合作化道路提供了经验;之后志丹到延安公路正式通车。政治的风暴在建国之后愈演愈烈。反右运动对全县干部进行排队,下放干部238人。之后又掀起大跃进运动,全面实现吃食堂化;李建彤“小说反党”案波及到刘志丹家族。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,志丹出现了第一张大字报,批判师道尊严,开始罢课,发展红卫兵,破四旧,砸古庙古碑,烧书毁文物,继而红卫兵到各地串连,个别县领导被批斗,成立的“联总”夺取了党政财文大权,与另一派“红大”互相攻击,针锋相对,升级到抢夺弹药库,双方开始真枪实弹、你死我活的武装斗争,先后死伤19人,社会混乱,人心惶惶。中央一声令下,从上而下实行军管,武斗被强制停止,但文化大革命还在继续。

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,志丹县提出“学大寨、赶昔阳,苦战三年,实现农业达《纲要》”。以修农田、打坝为主的农业学大寨运动,结合政治“三赛”和20多种“酷刑”的强迫命令,志丹县曾成为全国农业学大寨先进县,涌现出了旦八女石匠等先进群体。社会纷纷杂杂,时代扭曲动乱,既有汗水和努力,也有政治苦难;既有人性丑恶,也有对文明向往。1976年拨乱反正,云开雾散,社会全面转变,中央领导批示对志丹县的强迫命令进行纠正,平反文革以来的冤假错案。1979年中央英明地实施了开启未来的农村改革,联产承包责任制破解了长期困厄农村发展的公社化,有的村划分作业组,有的村直接包产到户,农民生产热情空前高涨,加之风调雨顺,迎来了连续三年大丰收。

尤其是,延安—志丹—吴起110千伏输变电工程顺利施工,标志工业文明的高高铁塔,在山梁上架设出巍峨,电网投入运行,使一大片乡镇用上了稳定的电能,对志丹的经济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,杏子河流域治理工程启动,得到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支持,以修田、打坝、种草种树、保持水土流失为主要治理方式。经过几年的建设,杏子河流域水土流失治理取得明显成效,植被覆盖率大幅度提高,尤其以杨条大面积的宽幅农田建设,被世界粮食计划署官员赞誉为:雕刻在黄土高原上的艺术品。以杏子河流域治理为榜样,志丹县连年加大力度宽幅农田建设,之后连续9年夺得陕西省水利振兴杯。

1990年永宁钻采公司成立,逐渐发展壮大,科技含量不断提高,经济效益飞速提升,成为支撑志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。石油工业加快了城乡建设步伐,缩短了脱贫致富进程,为志丹经济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在上世纪末,志丹县实施了科教兴县战略,普九攻坚全面告捷,通过了省上验收,农村小学告别了草房子、土台子的历史,高考也取得历史性突破,志丹教育面貌实现了巨变。

回眸家乡的历史,不得不深爱这片丰厚的土地,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,总是朝着文明安康的目标前进;虽然深受战火的反复蹂躏,总是挺胸抬头重建家园。繁荣是她得以丰满的自豪,动乱是时代的苦涩与无奈。好在,20世纪照相技术的进入和普及,给我们留下了生动的影像记忆,从刘志丹等早期西北革命者的闹红开始,到世纪末现代化建设的载歌载舞,这些遗存的历史照片和散落在民间的旧照片,都是有助于我们记录历史、传承文明、资政惠民、服务社会的珍贵档案资料。

志丹县长期以来重视档案工作,不但修建起容量大、设施设备先进的档案馆,数子化张法制化建设。为了更好地发挥档案“存史、资政、惠民、育人”的社会人价值,志丹县档案局(馆)费时几个月,编撰《历史记忆—志丹县老照片》。虽然志丹县历史上文化灿烂,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,仅靠照片档案难以反映她的厚重历史,但这些老照片就是鲜活的历史的一部分。在本图册中,分为光辉岁月、人物影像、山川纪事、历史留痕四个板块,旨在通过老照片来诠释家乡二OOO年前的历史和变迁。由于照片资源有限,难以尽如君意,在此敬请见谅。更希望我们爱自己的家乡,爱家乡的父老姐妹,爱我们这块光荣和厚重的土地,能够行动起来为家乡建设和未来做出积极贡献。

关闭窗口
 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版权所有:志丹县档案局 邮政编码:717500
E-mail:zdxdaj@163.com备案序号:陕ICP备13008539号